她理财

登录 注册
#你在哪一刻体验到了真正的贫富差距?

来自综合理财・93篇帖子・2086人参与

发帖
小茶饮马江南

大米不是树上摘下来的吗?

小茶饮马江南
小茶饮马江南 小茶饮马江南 2018-01-06 17:27 阅读(2942)

       生而为人,却半点选择不由人。有人生来就进城,有人落地就在农村。
       

       知道农村娃的童年是怎么过的吗?说出口的或许是:上树掏鸟窝,下河捉鱼虾,春夏秋冬四季撒脚丫……说不出口的也许都是:割猪草、喂猪、放牛、带弟妹、下田割稻子插秧,冬天砸开冰冻去洗衣服,夏天围着大灶生火做饭……动辄因为活没干好非骂即打,我还真见过把自己孩子吊在树上打的,就为没看住鸡,让黄鼠狼把下蛋的母鸡咬死了……


       我这一辈,又幸运又悲催。

       幸运的是,即便是女孩,父母多多少少会给念点书,因为识字可以去远一点的城市去打工,工钱更高。

       悲催的是,念书并不追求成绩,老师也知道大家来读书目的就是为了挨到16岁,所以并不上心,因为越上心,越伤心。16岁不论男女就可以去裁缝店学徒了,学个三月到半年,就可以由七大姑八大姨搭把手带到苏南的箱包厂服装厂,更多的是家庭小作坊,每天黎明即起,晚上九点半才歇息,一年下来,挣个万儿八千的贴补家用,父母美其名曰攒嫁妆攒老婆本,其实无一例外,女孩儿挣的钱最后都成了儿子们的老婆本了。有那命更苦的女伴们,连这点书也读不了,早早地,十七八岁,就被换亲了……

       没被换亲的,命运也并不由自己做主。老家十八怪,第一怪——抱着孩子谈恋爱。怎么来的呢?大抵是16岁学徒,最晚半年出师,由家长托师父们介绍熟人带出去进厂,做个三年左右,个头就大致都长成了,于是父母们就在老家的熟人圈子里打听年纪相仿的都在那一片打工的男方或者女方,互相了解一下家境,大差不差,年底回来前脚上交一年所得,后脚就开始安排两人见面,小姑娘家家的,什么都不懂,几乎都是父母说了算,只要对方不是太丑,而自己也不是太好看,一般都不会拒绝,这样,第二年春节男方就会上门来提亲,认亲后,很多人就稀里糊涂地同居了,然后稀里糊涂地怀孕了,再然后手忙脚乱地结婚了,跟着手忙脚乱地生孩子……我不知道他们对贫富差距怎么看的,因为我并不是其中一员,但是我的姐姐和妹妹前半程的剧本都是这样过来的,后半程在我的鼓动下,一点点反抗,但最终还是在老家安的家,我们姐妹三,从此,一年只得看几眼。

        我之所以能逃出这只命运的手,一半靠运气,一半靠努力。运气是,我爸妈都教过书,属于见过一点点世面、又逃不出大环境的人;努力是,我从小就是远近闻名的“尖子生”。当我拿着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问我爸妈意见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立即答复我,反而在我面前避而不谈,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如果我不继续上学,那么我的先生,我的孩子,都将会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他们会为了一点点田,从村口吵到村尾,会为了打孩子,不分白天黑夜,摔手就来……这些,是我无论如何不想要的日子。后来,我在父母床头跪了好几个晚上,爸爸终于点头了,但是爷爷奶奶姨娘们一致反对,说女孩儿上学,那就是自己家的钱放在水缸里被别人家捞过去了。最终,我成了村子里第一个上高中的女娃,也是80后中唯一一个念过大学的女人。


        命运虽有转机,但是关于贫富的故事才刚刚拉开。

        高中离我们家有四十多里路,每周的交通、食宿、学杂费是需要不断从家里拿钱的。同学们像我这么远的基本上都是坐马自达,那种四个轮子的顺风车,九几年,一周来回要6元,我不敢跟家里要,姐姐那时已经辍学打工了,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只好骑车来回,每次单程要2个小时左右,刮风下雨天,要么不回家,要是已经回家了,就只好走路,泥路自行车没法骑,有次脚被磨破,怕新买的袜子也穿洞,就偷偷坐了2块钱车,被知道后连一周5元钱的伙食费也被妈妈扣了,那一周除了奶奶做的一瓶咸菜,就是眼泪伴着白饭下咽……各位不要说爸妈对我狠,他们也是舍不得坐车的主,我们家负担重,四个孩子,先后赶上计划生育,被国家罚了很多钱,小时候,一年吃不上几回肉,有肉一般都来客,我们几个根本没机会上桌子,更别说下筷子了。

       大家肯定又会说,这么远路,就别回家了。一是妈妈怕我乱花钱,根本不会一次性给我一个月的生活费20元的,二是要回家干活。农村孩子,长到10岁,个个都是做农活的好手。我6岁就下田割稻子,9岁学插秧,到高中,已经一天能割一亩稻子了。那个时候,家家户户就守着几亩田度日,因为超生,父母的教师编制都被撤职了,双双成了代课教师,连养老金都没有的那种,撤职加上罚款,让我的父母对自己和孩子都特别狠,除了自己家的地,还在外面承包了很多。每到暑假,只要我考的不够好,就被妈送到农场去干活,一天苦20块钱。。。。。。

       说回学校生活。同学们很多人来自县城,家里最多只有两个孩子,每个人吃的用的都非常好,说实在话,我也不羡慕,就挺认命,同时也和自己说”10年后,你们有的,我都会有“。但是高一暑假后返校,一个女同学好心问我,你怎么啦,两个月没见,你都黑成这样啦?脖子和脸都成两截了!我笑笑:没什么啊!就割割稻子插插秧。她继续”割稻子插秧干嘛啊”?我答:为了吃米啊!“啊!大米不是树上摘的么?”……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贫富的差距。铭心刻骨。
        高考时,我比这个女同学高4分。她选择去省城某重点高中复读,我选择了师范院校,因为毕业后教书,可以帮家里继续做农活。
        2011年,我在现在落户的小城买了婚前第一套房——单身公寓,她博士毕业和男朋友喜结连理,父母在上海购置一套大house作为她的婚前财产。

        此后,一别两宽,不再有消息。

只看楼主
全部回复(72)

回复楼主

回帖
小组话题

扫码下载

APP

iOS • Android

想理财却无从下手? 打开应用
通俗实用的理财课程